公司相册更多

发布博文联系我们


社交牛逼症死胖子竟是顶级间谍007都不配给他提鞋


更新时间:2021-11-13  

  马路轶事,以春秋笔法,写常人所不知、述天下之秘闻,或曲折离奇、或诡异惊悚。

  本来愿赌服输,没啥子好说,但朋友们也知道我比较抠门,而且抠起来那是六亲不认。

  一想到得花大几十给他买电影票,再加上这小子能吃,到时候再让我给他买点饮料爆米花啥的,又得好几十,想想就牙疼。

  于是我就跟一二三说间谍电影有啥好看的,疫情期间最好还是少去人多的地方,你给我沏壶茶,我给你讲个特牛掰的间谍故事,保证比电影好看多了。

  一二三一开始还不信,结果听我讲完,卧槽不止,激动地舌头都大了,跟我说狮虎,你故事里这人也太牛逼了,真是比电影精彩多了,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于是打赌输了场电影的我,非但一分钱没花,还白得了一顿大餐,总算让我有了点儿时来运转的感觉。

  有道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好东西得跟大家分享,正好今天周末,接下来咱就闲话少叙,我来给列位讲讲这牛逼间谍的故事。

  双方阵营除了在战场上真刀实枪的鏖战之外,在隐蔽的情报战线上也是你来我往,想尽办法往对方派出间谍特工,刺探情报。

  为了刺探英军的情报,德国情报部门广撒大网,全世界范围内秘密招募合适的人选。

  而在中立国葡萄牙,德国的两位情报界高层官员就招募了一个来自西班牙的奇葩男子当间谍。

  因为在两位严谨著称的德国情报官员看来,这位三十岁左右的哥们儿实在是太能侃了,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唾沫星子乱飞,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有点社交牛逼症。

  而且这人身材样貌也不咋地——秃头地中海的发型,高度近视外加身材肥胖,不但不符合日耳曼人的审美,更是让人对他的身体素质产生怀疑。

  虽然当间谍不一定有多好的身手,但毕竟干的是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勾当,而且又是深入敌后,万一出点啥事儿,跑路都不一定能跑快。

  他说自己虽然是西班牙人,但对西班牙政府那帮酒囊饭袋没一点好感,他很小的时候就想加入德国,为德国人效力,干一番大事业。

  胖哥们儿说他是西班牙的一个官员,经常会到英国出差,而且在军情五处有熟人。

  甚至包括军情五处用的电报机是什么型号,哪层楼的厕所特别脏等等细节,全部都说得一清二楚。

  这胖哥们儿说的许多细节,跟德国情报部门掌握的英国军情五处的情况完全一致!

  当然,这俩德国情报军官自然不可能轻信胖哥们儿的毛遂自荐——知道这么多,谁知道你是不是英国间谍呢?

  不过,当时德国情报机关确实迫切需要能够打入英国的间谍,所以经过慎重研究后还是决定先招募他。

  训练结束后,德国人给胖哥们儿发了一笔盘缠,以及包括密写法、隐形墨水和密码本在内的一套间谍装备,让他想办法前往英国,并潜伏下来搞情报。

  尤其是招募他的官员,更是觉得脸上没面子——招他的时候跟上级把他一通夸,谁知道竟然招进来个草包,甚至还可能是个骗子。

  很快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就在招募他的德国情报军官即将彻底失望的时候,胖哥们儿居然来信了。

  打开一看,洋洋洒洒数千言,文字情真意切、叙述详尽扎实,历数了自己这两个月以来的经历。

  他先是在葡萄牙买了去英国的船票,但为了甩开英国特工却故意不上船,而是一路北上去了挪威。

  但同时也说明他的反侦查意识以及间谍技术十分过硬,的确是不可多得的情报人才。

  信的最后,胖哥们儿言辞慷慨、壮志满怀,说自己将会像一颗顽强的种子,彻底在英国的土地上扎根,并逐步发展下线,打造一个专属的情报网。

  第一,他们也是无奈,间谍的招募不像是工厂招工,本来人就不多,每个训练出来的都是宝贝,不能随意就抛弃不用。

  当初在间谍训练的尾声,德国情报部门对所有的准间谍都有不同的考验,给胖哥们儿的考验是——跟他说了一位在英国潜伏的德国间谍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胖哥们儿听后,居然愤怒不已,指着情报官员的鼻子破口大骂,说你们怎么这么干?这简直太不专业了!

  你今天能把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告诉我,就意味着未来你也能把我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告诉别的新特工,这他妈还潜伏个屁啊?!

  情报官员当时就震惊了,这特么才是一个优秀间谍应有的素质啊,而他还是个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的菜鸟,这也太难得了吧!

  当然,德国情报官员们也不是吃素的,打钱归打钱,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对胖哥们儿完全信任。

  他跟一般间谍不一样,搜集的情报并不拘泥于军事方面,而是对政治、经济乃至英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涉及。

  而在这些看似繁杂且不相干的情报中,他总能汇总整理出有利于德国军事部署的结论。

  另外,他之前在信里所说的“在英国发展间谍网络”的豪言壮语,也没有放空炮,而是扎实推进,今天发展一个,下个礼拜再发展一个,逐步壮大。

  短短两年时间过去,到了1943年的时候,胖哥们儿的小团队已经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首、多达27人、分成几条单线联系的颇具规模的间谍网络。

  他发展的这些间谍下线里,有空军飞行员、民航空姐、商人、大学生、部队餐厅的服务员、无线电发报员、政府的机要秘书等等来自各行各业的人物。

  虽然随着队伍的扩大,胖哥们儿跟德国人要钱的频率和数额也越来越大,但德国人还是很高兴。

  他们开始对这个西班牙秃胖子委以十足的信任,只要是他团队发来的情报,可以不经过交叉鉴定就直接上报,甚至是做成简报呈给希特勒。

  当初招募他的德国情报军官不无感情地鼓励他:好好干!加油!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得到!

  当时英国军方最重要的情报部门就是军情五处,所以抓内鬼这事儿自然责无旁贷地就落到了五处的头上。

  五处的领导十分重视,自己就是干间谍的,要是让德国间谍给渗透了,那可不仅是损失大小的问题,自己的这张脸也特么没法儿要了。

  奇怪的是,这场针对五处内部人员的秘密大调查,虽然确实揪出了一些内鬼,但都是些不成气候的臭鱼烂虾。

  负责查内鬼这份差事的军情五处长官名叫汤米,查不到线索,他几乎都快被上司给逼疯了。

  信封里是从德国往英国几十个账户打款的银行流水记录,多达上百页,金额总数更是高得吓人。

  而英国的这几十个账户在收到钱之后,又全都汇入了位于葡萄牙里斯本的一个私人账户。

  汤米是情报界的老油条,他一眼就看明白,这几十个英国账户,正是那个自己正在苦苦寻找的神秘间谍网络。

  而那个位于里斯本的私人账户,无疑就是这个间谍网的首脑,也就是那个最为神秘的大内鬼。

  汤米赶紧向美国同行求证这封信的来历及真伪,美国同行告诉他,这封信的确是真的,而且是一个神秘人主动寄给他们,并让他们转交的。

  然而因为葡萄牙是中立国,汤米军情五处长官的头衔并没有什么卵用,没办法,他们只能使出最基础同时也是最有效的办法,重金收买。

  那地方就是个普通的居民楼,进进出出的都是些很普通、很正常的当地人,没有任何形迹可疑的间谍人员。

  而账户所有者居住的就是这栋楼上一个很普通的房间,绝对不可能存在一个二十多号人的间谍网络。

  那人看着破门而入的汤米,先是情不自禁秃噜出一串西班牙脏话,然后竟然笑了起来。

  汤米也在短暂的震惊后,垂下了手里的枪,忍不住来了一句:怎么是你小子?

  有天一个有着社交牛逼症的西班牙胖子主动找到他,说自己从小就有个间谍梦,而且他会说德语,对德国很熟悉,所以想加入军情五处当个间谍,帮英国人刺探军情,为打击纳粹法西斯的伟大事业奉献光和热。

  然而,有着英国人狂妄自大基因的汤米,跟以严谨务实著称的德国人还是很不一样。

  他白了老加一眼,忍住那句“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嘲讽,随口问了他几个问题:会打枪么?会开车么?会发电报么?

  结果不久之后,老加竟然又不请自来,说自己回去后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自己就是块干间谍的材料,所以赶紧让我上岗吧!

  这次他说对汤米说自己已经掌握了间谍的许多基本技能,绝对能胜任间谍工作,就给个机会吧。

  汤米说我特么咋就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人呢?来人呐,把这死胖子给我架出去!

  看到这儿列位应该明白了,老加为啥会去德国情报部门毛遂自荐,而且还对英国军情五处的情况了如指掌。

  他根本就是被军情五处连着拒了好几回,实在没法儿了,这才一赌气跑到德国人这儿来,拿德国人的钱来过间谍的瘾。

  如今他俨然已经成为让英国人头疼的头号大间谍,所以才会主动联系他们的盟友美国人,让他们转告军情五处。

  汤米彻底服了,问老加说既然你不是成心跟我们英国对着干,那你说说,你的那些下线都在哪儿?

  还有,你的那些情报又是通过什么渠道搜集的?老子就不信我们队伍里没有你的内应。

  自己搜集情报的渠道和来源,只不过是里斯本图书馆里有关英国的地图、旅行指南,以及公开发行的英国报纸、新闻以及列车时刻表等资料和信息而已。

  比如他通过英国列车时刻表上临时开行的货运列车车次格外频繁的信息,再通过其他消息和资料的交叉印证,便可以精确地推断出附近有军事行动或军事工事建造的情报。

  再比如,他通过报纸上某个机器制造工厂突然开始大规模征召女工的消息,再辅以其他信息,就能得出前方战事吃紧,后方正在加班加点制造弹药的情报。

  老加得意地指指自己的脑袋,说其实这些信息谁都能看到,只不过得看搜集者有没有我这样的脑子。

  幸好他不是真正的服务于德国人,否则,自己丢乌纱帽事小,大英帝国彻底失去这场战争的胜利,无数无辜人的生命惨遭纳粹的荼毒才是最可怕的。

  老加接着告诉汤米,自己虽然有着天才的头脑,但毕竟一切都靠编,想彻底骗过精明的德国人,还是有难度的。

  所以,如果能够加入他们,得到他们的帮助后再里应外合地去骗德国人,那可就成了水缸里头抓王八——手到擒来的事儿。

  接下来的事儿就顺理成章了,老加一番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加入了英国情报部门。

  不过他去的不是军情五处,而是军情六处,也就是007电影里邦德所在的部门。

  不过要论起当间谍所立的功劳来说,哪怕把007在电影里干的所有事儿都加起来,也没法儿跟老加比。

  可以这么说,自从老加进入英国情报部门,成为双面间谍开始,英国几乎就是看着德国人的底牌在对局的。

  如此重大的军事情报,老加如果不报告给德国人的话,势必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从而影响他在德国情报部门心中的地位。

  这一切难不倒老加,他跟英国情报部门商量,决定把这一军事行动的真实情报发给德国人。

  这样一来,德国人的确是收到了真情报,但登陆北非的作战已经开始,这份情报也失去了它本有的价值。

  同时,因为这一次的“失误”,德国人反而给老加寄了一套最新的密码电报机和密码本,以便今后他能第一时间送出情报。

  在接下来的战争进程当中,德国人所有的军事行动对于盟军来说,几乎没有了任何的秘密可言。

  其实,在老加为德国人服务的几年时间里,他也不是没犯过错,德国情报部门也并非一直都对他深信不疑。

  比如,英军有一次实施了一场重要军事行动,但老加事先对此毫不知情,所以也就没有相应的情报送出。

  这时候老加那个根本不存在的虚拟间谍网络就起到了作用,他马上就把锅推到了自己某个不存在的下线身上。

  老加说,这次军事行动的情报搜集任务本来是由那个下线负责的,但他却突发疾病身亡,所以才没能完成任务。

  为了让自己扯的谎更真实,同时也为了应付德国人可能对自己进行的调查,老加还在报纸上刊登了那个虚拟间谍的讣告。

  德方对老加的这一解释深表理解,并对这位“殉职特工”进行了内部嘉奖,同时还打了笔抚恤金给这位特工的账户,并让老加转交他的“遗孀”。

  另外,也曾经有人向德军情报部门的负责人建议,继续招募和培养新的间谍打入英国内部,并构建新的间谍网络。

  他们的理由是:老加实在是太优秀了,英国那边有他一个团队就够了,我们应该把更多的力量放在对盟军其他国家情报的搜集上。

  行动时间被定于1944年的6月6日,盟军内部称这一天称为D日,后世的历史和军事爱好者也称其为“最长的一天”。

  诺曼底登陆是绝密中的绝密,但盟军高层仍然担心被他们所不知道的德军间谍所获得,所以还煞有介事地故布疑阵,让德国人相信盟军真正的登陆地点不是诺曼底,而是加莱。

  在这场长达半年多的重大军事行动准备过程中,老加以及“他的团队”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巨大作用。

  他利用自己那个根本不存在的虚拟间谍网络,用不同的文风和口气,在半年多的时间里给德国方面发出了500多封情报。

  他们组织军队在加莱对岸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甚至为了让效果更逼真,还制作了大量的充气坦克和飞机,欺骗德国空军的战术侦察。

  1944年6月5号深夜,老加给德国情报部门发了一封加急电报,告诉他们盟军真正的登陆地点不是加莱,而是在诺曼底!

  实际上,此时距离盟军正式发动总攻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内,即便德国人收到了老加这条真实情报,也不可能做出及时有效的反应并扭转战局。

  而事实上,非常巧合的是:老加发出这条消息的那天凌晨,德军的情报部门竟然没有人值班!

  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左右,刚睡醒的值班人员才发现这条要命的消息,赶紧上报给了上级。

  他拿着电话,暴跳如雷地一顿咆哮,痛骂德国情报部门的人全是猪,说自己恨透了他们,在这样生死决战的时刻,他不能接受任何的借口和过失。

  出乎意料的是,德军情报部门负责人一边擦着汗,一边虚心地听着老加的痛骂,并在他发泄完之后,十分真诚地对他说实在对不住,都是我们的错,但你的功劳帝国不会忘记,元首不会忘记!

  元首和我一样,都希望你能够继续为我们工作,为帝国效力!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们的过错。

  就在盟军诺曼底登陆一个月之后,1944年的7月份,德意志帝国元首希特勒以个人名义,给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大骗子老加,颁发了德意志铁十字勋章。

  要知道,这一勋章只颁发给前线作战最英勇、立下重大军功的德军士兵,颁发给一个间谍人员纯属破例之举。

  一个两头都骗的双面间谍,却成了二战之中唯一一个同时得到了轴心国和协约国最高荣誉勋章的人。

  二战结束后,这位传奇无比的双面间谍胡安•普约尔•加西亚彻底地销声匿迹,有人说他去了非洲。

  他之所以假死,一是为了躲避德国残余势力对他的追杀,二是英国人也并不完全信任他,所以他只能亡命天涯。

  直到198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40年的纪念仪式上,有人看到一个面容苍老、地中海发型而且身材发胖的老头儿。

  2015年,诺曼底登陆71周年纪念的时候,一个自称是老加儿子的人,向世人公布了他父亲的一本日记,并证实老加于1988年在委内瑞拉逝世,享年76岁。

  他说,自己的父亲晚年过得十分安详平淡,他经营一家书店,家里人在看到他的这本日记之前,谁也不知道他竟然有如此传奇、如此牛逼的过往。

  而不久之后,英国官方也出面证实了老加的存在,以及他那牛逼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历史。

  哦对了,英国官方说,早在1945年的时候,老加就将他的所有财产全都捐给了军情五处。

  而他日记所记载的那些故事里,写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不是这该死的战争,我将会是一名出色的编剧。

  真实的间谍特工,不一定都有邦德的颜值与身手,也不可能像他一样命犯桃花、到处留情。

  但是,如今各种资料记载中,我们看到的加西亚的故事,真的就是历史的真相么?

  很难说,而且细思极恐——世界大战,大国杀伐,桌面上那些明面的战争我们都不一定能穷其真相。